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担忧虚假信息和个人隐私,史蒂芬·金删除脸书账号

隐私 时间:2020-02-08 浏览:
据多家外媒2月3日报道,美国著名恐怖小说作家史蒂芬·金删除了他的脸书(Facebook)账户,原因是担心该平台支持“大量虚假信息”,并未能保护用户隐私。

担忧虚假信息和个人隐私,史蒂芬·金删除脸书账号

据多家外媒2月3日报道,美国著名恐怖小说作家史蒂芬·金删除了他的脸书(Facebook)户,原因是担心该平台支持“大量虚假信息”,并未能保护用户隐私
上周五,这位社交媒体的多产用户在推特上向数百万粉丝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他加入了对社交媒体巨头脸书的批评行列,因为脸书一意孤行,无视了公众希望其删除政客虚假言论的要求。脸书上月还决定保留帮助政客和其他团体瞄准其目标受众的工具,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即脸书将在2020美国大选中误导选民。
史蒂芬·金指出,脸书在政治广告和隐私方面的举措是他离开的原因。他表示人们可以继续在推特上关注他。去年,推特宣布将不做政治广告,这与脸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长久以来,金一直利用推特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最近他又在推特上宣布他对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支持。“我将支持并为任何赢得提名的民主党人工作,但我支持伊丽莎白·沃伦,”他写道,“我希望看到她在辩论中把特朗普驳得体无完肤。”
史蒂芬·金一直直言不讳地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秋天,特朗普的帖子让脸书的政治演讲哲学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当时,脸书因播放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段30秒视频而受到攻击,该视频错误地宣称,乔·拜登(Joe Biden)“承诺,如果他们解雇调查他儿子公司的检察官,就向乌克兰提供10亿美元”。CNN拒绝播放这则广告,称其“做出的断言已被各种新闻媒体证明是错误的”。当拜登的竞选团队要求脸书删除这则广告时,脸书拒绝了这一要求,并援引了它“对言论自由的基本信念,对民主进程的尊重,以及在拥有新闻自由的成熟民主国家,政治言论可以说是最受关注的言论”。
民主党议员和其他可能在2020年与特朗普对决的候选人纷纷指责脸书允许特朗普兜售他自己经常抱怨的“假新闻”。伊丽莎白·沃伦在自己的一则广告中尖锐地批评了这一政策,开头写道:“爆炸性新闻: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脸书刚刚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
“你可能很震惊,你可能会想,‘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广告中写道,“嗯,它不是。(对不起)。但扎克伯格所做的,就是让唐纳德·特朗普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他的平台上撒谎——然后付钱给脸书,把他们的谎言推给美国选民。”
脸书为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护,称其维护了言论自由。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辩称,尽管他担心这是“对真相的侵蚀”,但他的公司不应试图对政客的言论进行仲裁。
去年秋天,扎克伯格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我认为,人们并不想生活在一个你只能说出科技公司认为百分之百正确的事情的世界里。我认为这些紧张关系是我们必须面对的。”
脸书也一直在努力向监管机构和20多亿用户保证,它在谨慎处理人们的数据,尤其是在政治咨询和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曝未经个人同意利用数百万脸书用户个人资料进行政治宣传之后。这一丑闻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去年,脸书宣布暂停数万个应用程序,原因是担心它们滥用了人们的信息
史蒂芬·金并不是第一个退出脸书的名人。歌手雪儿(Cher)和演员威尔·法瑞尔(Will Ferrell)等名人早在2018年剑桥分析丑闻风波发生时,就删除了自己的脸书户。在科技领域,也有对脸书持有不信任态度的名人,比如被脸书收购的即时通讯平台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
最近,也有其他名人把矛头指向了脸书。亿万富翁、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上周为《纽约时报》撰文称:“我相信,特朗普和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意识到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总统的目标是赢得选举,扎克伯格的目标是赚钱。”索罗斯写道,脸书“只遵循一条指导原则:不计后果地实现利润最大化”。
据《华盛顿邮报》,英国演员萨沙拜伦科恩(Sacha Baron Cohen)在去年11月的一次演讲中称,大型在线平台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宣传机器”,他称赞了推特和谷歌在敦促脸书改变路线的同时,采取措施应对虚假的政治广告。
他说,脸书甚至会“帮助你将这些谎言精准定位他们的用户,以达到最大的效果”。他暗示,如果脸书存在于上世纪30年代,可能会助长阿道夫·希特勒的势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